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铃草の安心若素居

enjoy the tranquil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一个以摄影谋生,喜欢美食、瑜伽、音乐、花草、阅读、旅行、时尚、帅男魅女,书写静默跳舞亦有时的性情女子。】

网易考拉推荐

恍,非恍  

2009-07-12 19:34:14|  分类: 流光醉(日记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经过一场劫难,对于生活,要么更热爱,要么不热爱。

近几天,总觉得心里无端掏空了什么,否定了什么。

看了一部电影,读了几页小说,越是明白,想新生,欲重塑,对己对他人,须有毁灭性的破坏。印象的破坏,残留情感的破坏,复杂或简单关系的破坏。

破坏或毁灭的过程,可能与言行无关,与他人也无明显关联。不动声色,而自己应该清楚,心里是怎样的惊涛骇浪。

人,往往连自己都对滞留在某段的姿态有恼意。滞和留,他人眼里,就是纠缠和眷恋的暧昧意味。或许什么都不是。不是不甘,不是眷恋,不是此处风景大好与别处是天壤差异。

什么都不是了,依然不肯转身,那便更令人担忧、惊惧和恼燥。所以,还是得狠下心来,搅个昏天黑地、面目全非。确定一地碎瓷再也俯拾不起时,才心甘情愿转身。应该是这样子。

我宁愿是剔除,而不是失去。失去是轻飘的,没有足够力度。剔除,是小刀雪亮,是咬着牙尖的狠和疼痛。伤筋动骨,却彻底。可以回归自身初时的完整。

几个月前一边和你通着电话,,一边把手中的杯子摔地的时候,我已经碎骨。

我因你而恍惚,也非恍惚。今天期盼你再回首,真不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